旧时

重拍下  这样更好看些乀(ˉvˉ乀)

全G市最靓的两个仔!

牵了手就不准放开了!

沉迷捏脸拍照  捏了鱼鱼和天天  我已经尽力了【趴】。。。

黑历史集hhhhh

@野淼 太太盲狙版的抱枕被实在是太可爱呜呜呜我爆哭!!手感超好啊完全舍不得放下😭😭

看我cp在一起黏呼呼的  好像到了恋爱的季节了哈哈哈哈哈哈

好累啊

不听不想不知道

好好吃粮

别混圈

休息吧

自己开心就好

爱他俩❤

集齐纪念(~ ̄△ ̄)~

小周集齐纪念

集齐纪念

日常推文

 推 顾眄俦侣 太太的【平流层】
这篇文真的是百读不厌啊啊啊,空乘天天和机长鱼鱼,很少见的设定。天天帅气耀眼,鱼鱼温柔细腻,鱼鱼对天天的温柔爱意都要溢出屏幕了,太太刻画得有那一一一一么好,是我心里的喻黄了!特别喜欢一开始鱼鱼的暗恋和醋意哈哈哈,后来两人互相依靠互相宠溺超级甜。文里好多专业的术语和知识,还借鉴了一些资料,太太真的很用心了,表白最好的太太!

原文

他奏响和弦,嘴里随之轻哼,慵懒的旋律如同拥有顽强的生命力,英勇地对抗着方寸之外的暴雨,却又温柔得像是一波围拢的海水,潮涨潮退。

这是一首经久不衰的老歌——Can't Take My Eyes Off You.

适合这样一个场景,一对情侣对坐在小酒馆的窗边,窗外高挂着柔软的月光,窗内尽是点到为止的昏黄,桌上的意大利面铺满红酱,来自巴罗露的葡萄酒泛着厚重的砖红色,却都一动未动。跳动的烛火,刻意压低的沙哑女声,就围绕在他们身侧,但他们看不见其他景致,眼中只有彼此。

或许……也很适合这样一个场景:

置身一场突如其来的雨,又被水泥砖墙护得周全,寒冷的风将白色的纱幔吹得摇摆,同时也掀起额发,亲吻着他们饱满的额头。猫软着身子蜷缩成问号,快要落地的尘埃被风吹到墙角。他的手指在四根琴弦上灵活地跳跃,时不时会忘句歌词,便用随意的哼唱带过。感谢倾斜的雨没有打断这份安宁,只隔绝开了喧嚣,吞没了烦扰。

世界可以简化成两个人。

推文!

 推   @铃铛铛🔔  太太的 【红与黑】
太太的这篇文已经算是一篇很有感染力的短篇小说了。背景复杂丰满,感情深沉浓厚。一开始以为只是走肾的爽文,看了开头有一些迷茫,但是越往后看越被吸引,很震撼的一篇文!明明是HE但是虐得我跪地爆哭,很心疼文里天天的遭遇,独自承受了那么多痛苦,也为喻黄两人的感情经历难过。太太的文细节很多,一刷会有些剧情不理解(也可能我文化水平有限跟不上太太哈哈哈哈😂),值得多次回味。

原文,天天的部分内心独白

 他送我过来的那天,我问他,想不想知道当年的真相。

我着实害怕,我会忘了这一切,也害怕大舅不守信义,对他下手,尽管他现在很强大,根本不用担心这件事。

他没有回答我,意思是他根本不关心。

是啊,还有什么与他交代的必要,过去的事情,让我一个人带着下地狱就好了。

他的背影随着北风一起消失,我突然有一种欣慰和难过,我知道,从此刻开始,我们二人会真正的陌路。

我好像总是在追逐他的背影。

看着他消失不见,期待下一次的相遇。

而后陷入这样的循环。

他还是如同与我儿时相遇时一般惊艳。

其实没有告诉过他的是,我儿时与他告白,本是一个赌约,只是在望进他那双眼睛,那双浅褐色瞳孔的眼睛时,我早忘了是要让他猜出来手里有几个糖果,而是把它们都给了他,然后告诉他,我喜欢他。

他想要什么,我都给他。

我猜测他大概永远不会再与我相遇,也知道他此刻听不见我的声音。

我壮了胆子,向着他消失不见的背影喊,我在这里等着你哦。

用我的余生,去换一场不会相遇的别离。

我想,人终究会被年少不得之物纠缠一生。


原文

喻文州过来时,在门口看着他们交谈,哄笑,直到黄少天招呼他过来,笑着看向他,“你来啦。”

喻文州随着他一同笑了,“来了。”

黄少天抱怨,“我等你好久了。”

就在这一秒里。

一枚子弹上膛,旅行者路过阿拉斯加的红色苔原,超级计算机运算了5.49亿亿次,地球转动29.8千米,铯原子振动9.19×10^9次。

一秒里,有人生离,有人死别,有人纵身一跃,有人忽然相遇,神父颂感神之救恩,宇宙趋于热寂。

所有的壮烈、伟大、平凡、动人与苦难都可以用这一秒来丈量。

而这一秒,黄少天和喻文州浪掷了这至关重要的一秒,错了世界的尽头极光、太平洋底的游鱼、城市阑珊的灯光。

就这么坐着,一遍一遍的相望。

就在这一秒里。

终其一生,只为寻找最初失去的那个人。

我也来参加下推文活动

 推 风ling摇摆 太太的【单行道】,已经完结了的,超级甜!
天天阳光帅气锋利,鱼鱼理智温柔沉稳,两个散发着光芒的人,对对方都是最真挚的感情。两个人日常在一起的细节超级暖啊,互相粘着宠着对方,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,双向暗恋简直太甜啊啊啊!

来看看天天怎样一发撞入鱼鱼的心biu!

G城入秋的温度还没降,仿佛被夏日按住了手脚。唯有湿度略好了一些,过午起了风,空气就不会那么难受。

才过去一年,那时的场景历历在目得如同过洗后刚显像的新照,喻文州还记得树和光的味道,穿过教学楼后的小山丘,就是男生宿舍。

本校正在推行宿改,商学院是第一批旧翻新的宿舍,外观看起来没什么变化,因为学院分流而把原来的八人寝改成四人,和分校区新楼一样上床下桌。喻文州跟着郑轩走进去时宿舍里已经坐了不少人,貌似是同班同学过来聊天,空间立刻变得热闹起来。

郑轩拉了把椅子给他,自己骑在桌上。南向的宿舍到了下午仍然有整齐的光线投进来,把应该逼仄的房间打上立体宽深的轮廓。

喻文州坐在门口,越过遥遥人群,一下子注意到那个在阳台上打电话的人。

“黄少天。”郑轩跟他介绍,“我们班的班草。”

喻文州无声地笑起来:“你们班刚成立三天,班草就已经票选出来了?”

“你不知道。”郑轩说,“他长得是挺好的,个性又放得开,开完班会那天晚上听说女生那边都在谈论他。”

可以想象——从喻文州的角度看过去,对方趴在栏杆上讲电话,虽然看不见脸,但那头阳光灿烂的浅发和黑色T恤下修长延展的身体线条已经足够吸引人的注意力。喻文州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,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视线,正在打电话的人突然转头看向屋内。

他正在说话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身体向后撑在阳台边缘上,斜光的阴影滑过半只肩膀。

周围因他这一个动作刷地亮了起来。他一边漫不经心地讲着电话,一边把视线投进房间。

一般人不笑的时候大多难免严肃,而黄少天在此之上又多添了点锋利。

像一把剑——喻文州和他视线对上时突兀地想到。

那或许也只是一个错觉的巧合,或许黄少天甚至没有看清和注意。但喻文州很清晰地知道那一刻他给自己留下了什么。

一见钟情抛开影视剧的渲染,在现实生活所占的比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如果真的发生,刨除缘分因子,大概只能称之为奇迹了。

而这个名为黄少天的奇迹,在他全无防备的这个午后,给喻文州的心脏带来了灭顶之灾。

没有因果,不讲道理。